搜索
杜官恩的文学草堂的头像

杜官恩的文学草堂

网站用户

小说
202102/20
分享

尾椪柑

每一次把钱交给女人,女人都会把钱藏得没影儿。

男人担心地说:“我们老了,记性不好,小心藏得连自己都忘了。”

女人说:“放心。别的可以忘记,钱不会忘记。”

男人听了这话,隐隐有些不快。按女人的话尾子理解,老公还没有钱重要。

人往老处去,器官老化的顺序大致是:眼睛老花,耳朵听不见,记忆力衰退……生活较以前会发生改变。以前积累的一些经验,用不成了。现在的日子,要想过好,就得用心重新摸索。但好多人不懂,直杠杠地一马放过来,老年人的日子里就多了许多“锅碗瓢盆交响乐”。年轻人说老年人容易发火,说“老来无人情”,实际上是没有理解到位,到自己老时才会恍然大悟:哦……

男人曾试着翻箱倒柜寻找过,确实没有找到。男人耐着性子提醒,“别以为自己还像年轻时候的记性,别藏失手了。家里又没有别人?”

“防的就是你,哪个叫你偷偷买烟抽的。被我捉到了还不承认,还说是人家给的一根。”女人说话上了一条岔道,会嘀嘀咕咕一直岔下去。男人说得越多,招来的“锤子”越多。

此时,男人要么引导女人说些别的话,淡出岔道。要么拿出铁的事实一锤子将女人的话“钉死”。“你上次怎么就冤枉我了?”

女人笑起来,算是承认。

前不久,男人去找商贩结椪柑尾款,有零头,一般不好找零。男人间几句热套话一说,就有可能舍弃了。精明的女人,拿出四十块钱给男人,里面有元角分,商贩抹一分钱都没有机会。

男人如数将钱款上交。女人清完钱数,突然朝男人大喝一声,“站住!”

男人吓得一跳,“怎么了?”

女人也不说话,在男人身上的口袋部位一阵乱摸,什么也没有。

男人说:“你怀疑我藏钱了?”

女人说:“不是怀疑,是少了二十块钱,你是不是买烟了?”

女人管得紧,男人有时候会“被迫想对策”。比如,偷偷买一瓶饮料喝,会在到家之前,一口气喝完,扔掉空瓶,消灭证据。但一包烟无论如何都不能瞬间“消灭”呀!

男人又清了一遍钱数,“不多不少啊?”

“早上我给你的六十块零钱,怎么差了二十?”

“你早上给的是四十,怎么两个小时不到就涨成六十了?高利贷也没有涨得这么凶啊?”

“是四十吗?”女人依然一副不相信的样子。“你骗我的话,小心点!”

这个小委屈,女人第二天才想起来是买了几袋洗衣粉的。不然,想女人这么快原谅男人,太阳从西边出来。

生活里,像这样鸡毛蒜皮的矛盾特别多。处理起来还蛮棘手,道道很多,方法很多,处理不细心,不老道,就会成为燎原火种,任其燃烧就无法收拾了。

女人处理此等“小过失”,自有一套成熟“法则”:得罪大人家(敬)一杯茶,得罪“相公”(说)一句话。此“法则”为千年古传,屡试不爽。

何况女人对男人露出笑容,远比一句话的内涵丰富多了!

有时候,“委屈”太大,俩人操作起来,还得小心翼翼呢?

腊月里,除了整吃喝,没多少事,男人女人们在一块儿聊天,聊着聊着,一时性起,也会梏起一桌麻将牌。

女人吩咐男人,“回家拿钱去。”

男人说:“我不知道你放在哪儿,我跟你挑两盘土,你自己去拿。”

女人说:“就放在我们睡的床底下。”

男人回家,在床上床下瞄来瞄去,连被子一床一床抱干净了,也没看到钱。

男人只好兜回来,“我没看到钱。”

女人说:“在床脚下面。”

女人藏钱藏出了新高度,任你想象都想象不到钱会藏在垫床脚的砖头缝里。

这回因为“事情紧急”,暴露了藏钱地点,下回就得挖空心思另找地儿了。

钱过了一遍男人的手,女人发现钱少了一百。

男人说:“你可能输给别人了。”

女人说:“没有,我没有输那么多。是你拿了就承认得了。”

这一下可比窦娥都冤了,因为没有证据可讲,一百元,可不是小委屈了。

女人不依不饶,日里夜里吵。男人又生不出来这一百元,只能硬挺身子让女人吵。女人吵的声音又大,像喊山。

太吵人了,吵得耳朵发麻,吵得无处安身,男人只好拿起修枝钳上山去。

山上大片大片的椪柑田。椪柑树过冬也不褪色,仍然满坡满岭郁郁葱葱。

收获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,枝头怎么还挂着黄澄澄亮闪闪的小椪柑?超市可是几块钱一斤呢?许多走亲戚路过的城里人看到后,无不发出疑问,都跃跃欲试,想跑进田里过两把采摘椪柑的瘾。

每逢这种情况,男人会说:“摘吧摘吧,只要不乱折枝桠。”

这也不是男人大方,这是尾椪柑,是选剩下的,经霜打过,一钱不值。每年会结合整枝打桠,剪掉这些尾椪柑,一点不碍事。树底下环绕杆脚挖的半条小沟就是打算埋尾椪柑和肥料的。

不过,一般整枝会在过年以后的春上,结合施肥一起打理。人勤春早,人闲,现在打理,分两步走也无所谓。

男人一连几天开门就上山,他不能留在家里“拱火浇油”。让女人在家里整吃的喝的,自己消气,比什么方法都灵验。他明白,女人只要过了这道坎儿,就会反过来讨好他。

真正过日子的夫妻,给你多大委屈,那就是准备回报你多大爱意。你就偷着乐吧!

有时,日子过成了“精”的两口子,还会把这事当着机会利用一把,会“上竿子”搂着火。掌握分寸,耐住性子,不愠不火。性子好的人,搂得时间越长,收获越多。像烧窑一样,底火熬得越好,砖瓦才越烧得透,成品才越多。

男人上山,也有借机搂火的“嫌疑”。

山头与家隔一个山冲,在这边椪柑树丛能看到屋门口的一切,能听到女人跟邻居说话的声音。

后来,女人跟当场子的三个牌友“清账”,证明那一百块钱确实是她输了。

男人的“冤情”洗白,得赶紧认错。

女人想找由头跟男人讲一句话,没逮住机会说出口。

女人想在晩上跟男人笑一下,男人上床倒头就睡。

女人把饭做熟了,如果男人在家里,会将瓷碗敲得叮咚叮咚响。如果男人远在山头,女人就将锡质狗钵盆子敲得山响,并大声呼唤狗狗上食。

男人就知道可以吃饭了。

一连几天这样,男人仍然绷着脸。女人的耐心用完,起火了,拿起枕头,朝男人一阵乱摔,“装你个锤子,你是讨打!”

在外人看来,又像是吵架。

火候到了,男人不能再绷脸了。再绷,物极必反,就真的伤感情了!

女人说,绷一天脸,掐三下。

男人被掐一下,就大声叫唤一声。女人就不敢再掐了,深更半夜,怕旁人听见笑话。

女人将此事当作“故事”,得意地跟外人讲:打了他一顿,就老实了,就乖乖听话了。撩来一阵阵哈哈大笑。

日子虽然不是靠吵架过的,但吵起架来了,日子是不会停下脚步的。

男人女人吵了一回架,使得女人在家里把过年的东西,早早地准备好了。使得男人将山头的尾椪柑提前剪完了,整整提前了一个季节。

尾椪柑剪完,满山头只剩下一种纯净的绿色,看上去气派多了,漂亮多了,到处都能感受到一种蓄势待发的劲头。

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 [登录] [我要成为会员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