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张南山的头像

张南山

网站用户

小说
202102/23
分享

省尾国角连载

前言

 

2001年清明期间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,我酣畅入睡,半夜做梦,梦长。在这个梦中,我回到一个年代久远、古香古色、水车吚呀的陶瓷工厂,厂里有生产工艺瓷,也有日用瓷。年迈的父亲是陶瓷长,他见到我回来,没有高兴,而是狠狠地批评我,责怪我,数落我不该远离故土,游手好闲,抛弃故乡,我惭愧地低头无语。

陶瓷工厂建立在一条山坑两旁,山坑左右,原始森林及草生植物遍布,郁郁葱葱,坑里流水潺潺,一个水坑连着一个水坑,水清如镜,鱼虾戏闹。朴实勤劳的工人,男的英俊漂亮,女的健康美丽,脸带微笑,快乐大方,欢迎我回家他们与我寒暄,所谈专业用语,诸如石榴杯,十安士奶,十二吋鱼盘,一百零八头西餐具,等等,我很陌生,居然成了门外汉……

我醒来后,非常清晰地记住了梦中的人物情节,音容笑貌,尤其梦中的优美环境,踏碓声声。故事情节的完整性,令我永不忘,于是,我决定写一部记录梦中故事的小说,然而,几次提笔,重似铁钎,均告流产,写梦,太难。

2007年7月1日,我进入友人经营瓷厂体验生活。在厂里,我负责了办公室、人事部、企业文化策划部、黑板报、对外联络处、工会、督查组、厂务等部门职务忙得团团转。全方位接触了工厂的人与事,对当今农村工厂建设状况的快乐和艰难有了较深地了解,积累了大量素材。经历九个月时间,住在厂,吃在厂,有时顺风顺水,有时争得面红耳赤,得益颇多。可以说,工厂里,从老板到清洁工,都有故事,各自精彩。

2008年4月1日,我完成“潜伏”任务,从工厂辞职后,开始撰写小说,直到2010年3月份完成草稿。

2011年,易其稿,书名定为《绣岭风清》,这个书名,是我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准备用它来创作一部小说,可一直没有成功,试用之。

之后每一二年修改一次,就换一个书名,又均不满意,甚为纠结和苦恼。

2019盛夏,我再次修改,觉得书名不妥,不再钻牛角尖,回归自然,便把小说名字更改为《望天岭》。

2021年元月,腿伤赋闲在家,为了消磨时光,我又修改本部小说,其中有几个小情节,我还是流泪了。考虑再三,便把书名改为《省尾国角》,心想这一次就定了吧。为什么定“省尾国角”这个书名?我的家乡在潮州饶平,饶平和福建诏安交界,可谓省尾;展开中国地图,饶平地处东南一角,北有山,南临海,居于粤之东,距离省城五里,如今交通便利,想去北京,除了飞机,坐火车都得到广州、深圳或厦门中转,是谓国角然而,在这里,省尾国角不是贬义词,而是褒义词。

一转眼就老了,是必须记下自己一丁点儿人生经历,所谓鸟过留声,人死留名,满足一下虚荣心吧,至于要说总结经验,“快乐”而书,这就是我坚持业余文学创作的出发点和目的,如此简单。


本文连载章节
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 [登录] [我要成为会员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