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杨昌群的头像

杨昌群

网站用户

散文
202012/24
分享

大雪落崂山

崂山第一场冬雪,一般在11月中下旬,记得有年11月中旬登山,经过滑溜口时,第一场冬雪扑面而至。因海拔高度和山林辽阔,崂山比起市内,多了一个冬天和春天,冬雪最早下在11月,春雪最晚到4月。不知是否疫情的原因,今年冬天比往常要冷。立冬最后一天,山上飘起了雪花,雪线约在海拔700米,山下小雨霏霏,山上小雪飘飘,是崂山高海拔区域冬天和春天的常态。

岛城初冬的小雨,连夜持续到小雪第一天清晨,山上的雪况,被监控视频即时拍摄,由山友传来,从小雪到中雪,崂山之巅已经银装素裹。对一个痴迷的山友来说,赶上冬天第一场雪,让人惊喜,何况小雪日,小雪遇大雪,精彩纷呈,这个诱惑实在让人心动。

小雪日清晨,天没亮,起床准备登山装备、行囊,早晨六点半多出门,临时去超市买点小猫吃的香肠,事先没准备今早去崂顶。打车到香港中路,转乘开往崂山的公交汽车,接近八点赶到大河东客服中心。在景区摆渡车前,能看到崂山的雪线,山上白雪皑皑,云雾缭绕。

天地淳和,海拔约450米,是徒步登山的起点。上午八点二十九分,乘旅游车到达,小雨初歇,湿漉漉的,可以远望山顶的轮廓和雪况。这个天气,爬山看雪的大都是老驴,没有组队,自由行动。过第一个小石桥不久,遇到一只陌生的小狸猫,四肢雪白,身披黑花斑纹,漂亮,后面跟着原先的花脸虎猫。我退走着给小猫拍视频,被一个石阶绊倒,令人发笑。

山上有雪,索道关闭,途中遇到几位抱着大相机的山友。九点零六分,到铁瓦殿遗址,没有雪,草木湿漉漉,登上长长的石阶后,看到草木、山石上的冬雪。路旁一位端着大相机取景的女子,面熟,是小草山友,接着遇到铁血之鹰山友,打过招呼,各走各的。没走几分钟,就见满山银装素裹、琼枝玉叶。

索道上站海拔735米,九点二十三分到达,整个平台被山雪覆盖,我在雪地上写“2020.11.22小雪”,赏雪、拍照、发视频号,约十二分钟。从索道上站出发,山雪愈大,路旁天目琼花的红果,被白雪压弯了枝头。自然碑山洞前,遇到几只漂亮的小狸猫,一只比一只小,喂猫用了好几分钟。

离门是崂顶八门中的第一个门,上午十点整,我到离门,白茫茫,新鲜的白雪还挂在枝头、树叶上。离门之上少有游客,只有几个山友。五分种后到“海上名山第一”,海拔900米,大雪盖住了两个长条座椅,云雾弥漫,录小视频,看不清山崖上的蓝色刻字。观览二、三分钟,赶往巽门,途中遇到一只小狸猫,蹲在冰雪里,喂了小猫一截小香肠。途中我超过一个拿扫帚扫雪的工作人员,十点二十六分到巽门,依然云雾弥漫,冷风飕飕,站在门廊的风中看后山,白茫茫一片雪林。

灵旗峰海拔1033米,途中冰雪夹杂,咔咔踩在雪地上,能感到小冰渣子破碎的声响,风呼呼的,时大时小,时而刮起风漩涡。看到风雪岩石上,有四只小狸猫,大为惊叹,两只较小的狸猫蹲在那里几乎不动,一只稍大的斑纹狸猫和三花狸猫,偶尔在圆溜溜的岩石上走几步。剩下的小香肠都给了小猫,估计这是能遇到小猫的最高领地了。我小心翼翼踏雪过先天桥,一个轻装男子跟着我,是一起爬过山的小黄山友,我为他拍了两张照片。

灵旗峰观览台上,我拍摄几段小视频,云雾愈加弥漫,几乎看不清不远处的摘星亭。我独自在观览台上待了十分钟,想等到能见度好些,拍点清晰的雪景照片和视频,不想云雾弥漫如故,又冷,只好离开。观览台下遇到小草,相互拍了些照片,云雾稍散,我独自离开灵旗峰向后山赶去。

我离开灵旗峰到巽门的时间是十一点零一分,独自踏雪前行,到震门的时间是十一点十六分,到杜鹃坡的时间是十一点十八分,一路积雪更多,踩上去能盖住登山鞋鞋面,也没时间在长椅的厚雪上写字。几分钟后到“仙洞”,毛毛Q等七位山友坐在那里午餐,欢笑致意,我为他们拍了合影。十一点二十六分到艮门,两分钟后到仰天池路口,雪太大,我上去几十米石阶,拍了雪中的道德经上篇石刻,遇到两位陌生山友,他俩的想法我和一致,雪太路滑,不上仰天池了。

从路口到道德经下篇时刻处,十一点半,手机没电了,我将条石上的积雪抚去,找出充电宝充电,拿出豆沙小面包、小白酒、猪肉香肠,连筷子也不用,其它食品也没功夫拿出,保温瓶里的水是热的,但来不及泡茶。不久,一女、一男山友先后到达,全副装备,先后午餐,三人商议怎么走。迎面两位山友,说是从五峰仙馆过来,没封路,我们决定去转八门。

在石刻午餐处,我待了半个小时,主要是给手机充电,来回在雪地里来回走动,边走边吃,十二点离开。十分钟后到山崖栈道,有点恐高,头也不回地快速通过,估计再有一、二十人踏过去,雪梯会变成半冰梯,没有冰爪难以通行。“双福”观览处,云雾依然弥漫,看不清对面山崖,更看不到石刻。十二点十六分,到达坎门,坎门海拔近千米,风大,雪厚,呼呼响,戴上防风帽一手抓住帽沿。

坎门下方的石阶很长,雪厚,已经看不出石阶的棱角,小心往下走,想想路旁的太乙泉,雪更大,没过去。岔路口路牌前,追上两位陌生山友,他俩都穿着冰爪。从岔路口到五峰仙馆,路旁有不少天目琼花的红果,被大雪包裹着,仿佛棉花糖中的红樱桃。十二点三十四分,到达五峰仙馆,路旁、门旁有不少雾凇,门内地面上依然积雪甚多。两位穿冰爪山友在五峰仙馆午餐,我带一女、一男山友去乾门。

乾门岔路口有个小平台,雪地上写着“嘟嘟2020.11.22”,小石桥上有一双清晰的鞋印,踏雪前行没多少米,鞋印不见了。接着是一对蹄印,似蹄似爪,接近于蹄。走过几十米,蹄印也不见了,前方路段洁白如玉,一尘不染的样子,身后山友跟上来,说是今天的第一脚印、踩新雪云云。我走在最前面,被崂山的大雪陶醉,放慢脚步,拍摄雪景,不时有探到路面的雪枝子,把雪碰到衣领里,冰凉一刻,像是飞进一些雪鸽子。

我到乾门的时间是十二点四十八分,乾门刻字山崖下,突然冒出一对爪印,成人拳头大小,似蹄似爪,接近于爪。我顺着来处找到脚下的石崖,石崖有两人高低,顺着去处看,上面是铁丝网封闭区。山友喊我,我下石崖接他俩,顺便查看另一端石阶,也没有任何脚印、蹄印、爪印。乾门下的爪印,不是从石阶路上来的,可能是从石崖下面的树林里或者树枝上,跳跃到石崖上。但是石崖对面树枝上的积雪没有凌乱,石崖边开始的几个爪印着地较轻,也可能是空降而来。这样的情形,在十年前遇到过一次,高山密林的雪地里,突然冒出一对爪印,没走多久,又突然消失了。

从乾门出来到主石阶山道,遇到五峰仙馆午餐的两位山友,一同前往兑门,我到兑门的时间是下午一点十分。过兑门后是铁索桥,从桥下小山道绕行,遇到宁教授山友,她一个人从坤门过来,说要转八门。我说时间来不及,别转了。她坚持去转,我也不好多讲。拍照时,几个山友都走了,拍照用了不少时间。我趁机说,天黑可能下不了山,也没人发奖金,也不图虚名,还是回去吧。她同意了。我到坤门时,是一点四十二分,海拔约950米,风确实大,把坡顶风口的雪吹走不少。

回到“海上名山第一”处,是下午一点五十八分,天色转晴。这时很多景区工作人员上来,手拿铁锨、铁锹、扫帚等,清除冰雪,其中有一款冰铲,铁板上一排铁牙,当是铲冰利器。我和宁教授上灵旗峰,途中小平台遇到小草和一红衣摄友,休息片刻,拍摄天晴后的雪景,接着登山,两点十六分到巽门,几分钟后到灵旗峰,一路上的石阶,冰雪大部分被清理。

我站在灵旗峰观览台上,眺望远处的大海,波光潋滟,眺望远处的天茶顶、日起石,金光闪闪,耳边响着铁器铲冰的铿锵之声。有一只小猫在峭壁上行走,有一只小猫在山崖上眺望大海,有一只小猫在观澜台上蹲守、踱步。我猛然发现,所遇的崂山小猫,有一个共同特点,不管身上什么颜色的小猫,四只猫爪子都是雪白的,脖颈前也有或多或少的一片雪白。

小雪节气日第一天,遇到今年冬天第一场大雪,初雪清新,玉洁冰清,初冬的雪花漫天飞舞,轻轻飘落,每一朵雪花都是洁白美丽的。疫情之年,很多事出乎意料,风雨同舟,众志成城,全民抗疫,大爱无疆。十月中旬,青岛用五天时间,完成全市1000余万人的核酸检测,那些白衣天使的身影,至今还在我的脑海里,我在居住小区旁的检测站检测,查询检测信息,是烟台某医疗单位提供。小雪日登山,大雪落崂山,登高望远,寻找一朵洁白的雪花,冬雪沃沃,山川锦绣,那一朵美丽的雪花,可能是你,可能是我,可能是每一个纯洁无瑕的梦。

2020.11.22小雪

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 [登录] [我要成为会员]